今天是2020年1月28日   星期二 滚动:
安徽省立医院心电科主任医师、九三学社省直第三基层委主任吴学勤
发布日期:2014-12-8

安徽省立医院心电科主任医师、九三学社省直第三基层委主任吴学勤

 

汤中记忆(5)

我的老师4

在大学期间,身体一直拖后腿,可是我的体育课的各项成绩都不错,还一直是学校短跑冠军(原本参加省大运会的,因为身体的原因,打了退堂鼓)。细想这些,与我在汤池中学打下的基础有一定关系。说说我们的体育老师马尔力吧。

文革开始后,学校是整个浩劫的重灾区。“复课闹革命”后体育课被军体课代替。我刚去汤中时,练过队列、投弹、刺杀等简单动作。直到1970年9月九届二中全会召开后,学校体育才有了一定的恢复。同年,汤池中学在一无教师、二无场地的情况下,迎来了和魏老师一同来校的马尔力老师。如久旱逢甘露,给学校和学生们带来盼望已久的欣喜。

马尔力老师毕业于安徽大学体育系,是那批年轻教师中年纪最小的,来时还没有结婚。校领导非常重视体育课的恢复与开展,马老师不负众望,以极高的热情、专业的眼光,首先确定开辟运动场的计划,接着全面展开中学体育课程。

当年校舍建在一个缓坡上。沿着缓坡穿过教学区、宿舍区,走到最后的坡上,就是学校唯一的操场了。操场被山坡包绕,仅有篮球场大小。马老师来校后,因地制宜,定下学校运动场的规模、实施计划。在他的指导下,师生们炸开了山坡,填平了山沟,开出了一个带400米椭圆形跑道。其中包括一个一百米的短跑弯-直道(直道不够100米)、篮球场、沙池在内的可以举办田径运动会的运动场。

马老师开展形式多样的体育活动,吸引青少年学生走向操场、走向大自然,在阳光下积极主动参与体育锻炼。

每天早锻炼,六点马老师的哨声在校园回响,无论春夏秋冬,我们都要沿着小路在校园里跑半小时。冬天的早晨,我常常在被窝里梳好了长辫等待哨声。日经月累,渐成习惯。后来在大学,连实习阶段都一直坚持早锻炼。记得大雪纷飞的清晨五点已经在路上跑步了。六点准时进病房给患者抽血、换药(在外科实习)。

在马老师指导下校园内开展了课间眼保健操。成立了校篮球队。我们班的柏宪耀同学是女队队长。经常带领球队代表学校到县里参加比赛,获得许多傲人的成绩。

在汤池中学体育课堂上第一次开设了游泳课。运动场下方一个清澈的小塘,是我们的天然游泳池。我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学习游泳,课外活动也安排了游泳的内容。

体育课堂上马老师教我们打太极拳。篮球、乒乓球。还带我们做垫上运动。至今还有印象的是垫上运动。它是体操中的一类,需在软垫上进行。我们没有室内体育场,马老师带我们到大礼堂上课。我们学的是翻滚类的运动,如:前滚翻、后滚翻、前手翻、后手翻,还有肩肘倒立等。这些运动锻炼身体的柔韧度和腰腹部力量。老师做示范后,分男女同学两组,让大家上垫子一一练习。一个同学做,一个同学在一旁保护。我觉得前滚翻、后滚翻只有身体团紧了,没什么难度。肩肘倒立初学时要克服恐惧心理。身体柔韧度和腰腹部力量好的做的就轻松。直到如今,我的“肩肘倒立”仍做得漂亮。

经过认真筹划、精心准备,72年的金秋时节,我校成功举办了第一届秋季运动会。马老师于事先请来了安徽大学马尔薩教授也是他的父亲亲临指导。比赛项目有100m,200m,400m,800m,1000m,4*100m接力,标枪,铁饼,铅球,跳远,三级跳远,跳高和三项全能。基本囊括了中学生运动会项目。我班那次运动会中各个项目基本报满。我参加了三项:100米,跳高和三项全能。记得班长是:三级跳、800米和跳高(?)。汪柳英1000米,800米,都是第一名。我们班最后获得总分第一(打算单独写运动会)。

运动会期间,在全校师生的配合下,马老师出色地完成了运动会组织工作。这是他的第一次,也是学校的第一次。万事开头难,其中多少规则、细节需要无缝隙连接。例如,那时候每人、每项比赛的成绩,在发令点与裁判员之间都是高年级同学地跑或骑车传送的。整个会期能否有条不紊的进行,是对组织者严峻的考验。至今记得,结束时马老师的嘴唇上布满了水泡。通过运动会,增加了全校师生的运动参与热情,培养了大家对体育运动的爱好,强化了师生们的团结拼搏意识。带动了学校各项工作的发展。我们从中学到了很多知识,尤其是在当时封闭的时代、闭塞的环境下,让我们大大开阔了眼界。这体现了学校办学理念的导向。同时马老师功不可没。在汤中学校发展史上可留下一笔重彩。

从来汤中报名的那天起,我们就在这里生根发芽,茁壮成长。四年的中学时间虽然短暂,却是一生值得铭记的美好时光。在这里我们遇到了这么多爱岗敬业的好老师,传授我们知识、学习方法、认识社会的视角、为人立世的原则、以天下为己任的胸怀与气魄。经历的一切,让我们体会到什么是爱,什么是痛、什么是青春、什么是成长。虽然,由于各人的努力不同、条件的限制等原因,我们的发展距离您的要求还远。但是,我们会永远记着您,因为在我们的身体里有您的印记!

清晨的薄雾在小山的松枝上婆娑

清脆的钟声在校园的屋宇间穿梭

惺忪的眼睛,还闪烁着昨夜的油灯

青春的脚步,已经打破竹林的寂静

记得那片操场,是我们挥汗造就

如今是否更大,如今是否更久长

记得那片宿舍,高低错落绿树茵

如今是否尚存,如今是否常芬芳

语文老师在点评我们的习作

他的眼镜还在我们心灵闪光

数学老师在给我们解析难题

他的白发还在我们眼前回望

英语老师在给我们展示另一个世界

他矮小的身材让我们体会博大宽广

化学老师在给我们解释分子的结构

她高挑的丽影让我们憧憬生活霓裳

平房教室虽说低矮,读书声却也朗朗

茅草礼堂尽管破旧,舞步起喝彩回荡

老校长不善笑谈,威严中桃李布四方

老部长满脸沧桑,手把手耕作知苦尝

那年我们入团,心中想的是未来的希望

那年我们考试,渴望能否进入人生辉煌

那年我们投篮,期盼拿回县里的一等奖

那年我们登场,黄梅戏稚嫩梦里常回想

捧起发黄的毕业照,同学少年依稀好飒爽

回想远去的青春梦,沧海桑田母校最难忘学子问,老师可安康同窗情,再聚述衷肠(这首诗是作者的班长韩延平同学近期所做)“昨夜依稀又重现,你站在我的面前,记忆里的少年,从未改变。”这是母校对我们的召唤。不管我们走到哪里,走了多远,我们永远是您的孩子。《

上一条:汤池中学七三届同学珍贵照片

下一条:安徽省立医院心电科主任医师、九三学社省直第三基层委主任吴学勤